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神魔书
梅德兰荣耀历一三八零年,一月一日,凌晨一点三十五分。
三条巨型战争飞行成品字形悬浮在低空,上百架巨型煤气灯透过水银凹镜,将一根根巨大的光柱洒下,照得方圆数里一片通明。
这里是兰茵河大桥之南,距离大桥有七八里距离。
铺满碎石的路基上,大概一里长的大段铁轨已经被扒开,一列短短的皇家专列冲出铁道,在路基旁的冻土上划出了巨大的划痕,压碎了路边大片的黑松林,歪歪斜斜的倒在了路基下。
两个满编的新式军械旅,已经封锁了方圆十几里的区域。
大群皇家骑士、大海德拉骑士骑着骏马,九人一队,在铁道两侧的密林中梭巡着。
大群大群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察,有点狼狈的裹着短斗篷,在几个身穿常服的警务部专家的呼喝声中,排着整齐的队伍,弯着腰,一小步一小步的顺着铁道认真的搜索着。
这些警察,全都是海德拉堡中区支局抽调的精英刑警。
而那些大声呼喝的警务部专家,也都是德伦帝国最顶尖的办案好手,每个人都有着极其丰富的侦破经验,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平均每个人都往德伦帝国的重刑犯监狱中塞了上千人进去。
这里远离海德拉堡,头顶的浓云并没有被药剂驱散。
厚厚的云层在风中翻滚,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上又飘起了细细的雪粉子。寒风打着旋儿顺着铁道刮了过来,‘嗖嗖’的好像鬼哭一样,让人不自禁的直哆嗦。
乔骑着小白,有气无力的跟在萨利安身边。
那些忙碌着的人群中,他看到了熟人——哈默主任的学生,中区支局的局长丹尼尔·富兰克,正带着一群高级警官,督促那些警察检索现场。
而稍远一点的路基旁,满脸冷汗的,前帝都南站分局的局长,如今的兰茵河大桥分局局长杨克尔,正哆哆嗦嗦的接受着几个警务部专家、监察部监察官和宫廷事务官的联合询问。
“殿下,按照马塔殿下的命令,我应该回去阿波菲斯宫禁足到军事大学开学的那天。”
乔紧了紧身上的大披风,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我非常抱歉,我很不体面的,用啤酒泼湿了尊贵的乔治殿下……所以,我现在我很自责,很后悔,我无法原谅我自己,我想回到阿波菲斯宫,自我幽禁,自我反省……”
萨利安回头看了看一脸慵懒的乔,他冷笑了起来:“啊,富丽堂皇的阿波菲斯宫,比海德拉宫还要奢靡百倍的阿波菲斯宫……我也想去啊。”
“暖洋洋的壁炉,顶级的雪茄和美酒,还有刚刚从人贩子那里买来的漂亮小侍女……啧,在寒冬的夜里,喝着酒,抽着雪茄,调戏着小姑娘……这样的自我反省,我也想要啊!”
萨利安狠狠的瞪了乔一眼:“这里的事情,有点复杂……你的运气好,所以,我必须捎上你。在这里的事情结束之前,你别想偷跑,小混蛋!”
乔翻了个白眼:“漂亮的小侍女?我发誓,并没有……说实在的,并没有。”
萨利安冷哼了一声。
他伸手在口袋里掏摸了一下,掏出了一个‘沙漠铁骆驼’的烟盒。
但是烟盒干瘪瘪的,他伸手在里面掏了掏,一根烟卷都没能掏出。
乔叹了一口,他回头看了看,伸出了手。
跟在乔身后的司耿斯先生,就好像变魔术一样,手掌一翻,一个一尺见方的雪松木雪茄盒就凭空出现在他手中。
他打开雪茄盒,递给了乔。
乔将雪茄盒递到了萨利安面前,萨利安随手丢下空烟盒,抬头看了看乔,很自然的一把接过了满装的雪茄盒,掏出了一支保养得堪称极品的雪茄,随手将雪茄盒递给了身后站着的秘书福克斯。
福克斯微微一笑,朝着乔轻轻颔首,然后‘啪’的一下将雪茄盒盖上,将它抱在了怀里:“来自柯罗芭的铁锚美人鱼牌?好牌子,在帝都,这样一支雪茄,顶我三个月薪水。”
乔怔怔的伸出手,呆滞了一小会儿,他收回手,掏出了一盒长杆火柴。
他很悻悻然的冷哼道:“黑森已经打通了帝都的一些渠道,以后这些宝贝,不会这么贵了……啧,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在图伦港,一支铁锚美人鱼,也就是二十金马克而已。”
火柴点燃,萨利安微微侧过头,就着火柴点燃了雪茄。
他惬意的吸了两口,重重的吐出了长长一缕浓烟,然后挥动着雪茄冷笑:“二十金马克,而已……哼哼,乔侯爵……”
萨利安现在很有点怎么看乔都不顺眼的意思。
实在是,他一杯啤酒泼在乔治脸上,这也就足够了……战争的借口,足够了。
而且,他很乐意看到乔治那阴阳怪气的小白脸当众露丑。
但是,蒂法拗断了乔治的手臂。
萨利安重重的抽了两口烟,将烟气憋在喉咙里,然后缓缓的,一丝丝的吐了出来。
这就有点,稍微过分了一些。
稍微过分了一些啊。
乔将燃烧了一半的火柴丢在了地上,小白厌恶的看了一眼燃烧着的火柴,重重一蹄子踏了上去。
“那个玛格,他有什么古怪么?为什么,你们似乎很紧张的样子?”
乔无聊的坐在马背上东张西望了一阵,过了好一会儿,他很无趣的问萨利安。
萨利安挥了挥手,没搭理他。
福克斯拨了拨坐骑的脖子,训练有素的战马向一旁横跨了一步,福克斯就来到了乔身边。他凑到乔身边,低声的、很精简的介绍了一番玛格的身份。
“费迪南殿下的亲弟弟哚喃亲王?他的儿子希尔曼……玛格,是希尔曼的儿子。”
“呃,哚喃亲王被流放去了北方冰海钓鱼?”
“希尔曼被囚禁在血木棉堡,血木棉堡中,很多原本可以脱罪的贵族和将军,心甘情愿的陪着希尔曼坐牢……”
“欸,玛格……好吧,我本来以为,他只是一个单纯的,第二大学的助教。”乔眯了眯眼睛:“这么说起来……他不像是看上去这么老实喽?”
福克斯耸了耸肩膀:“当然,如果他是真正的很老实,马塔殿下,为什么会突然将他流放去比丘行省?”
比丘行省。
乔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个行省。
毕竟,比丘行省和克劳德行省是离得非常近的邻居。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比丘行省多山地,多丘陵,土地贫瘠,物产微薄,特产就是各种土匪、山贼、杀人犯之类的‘英雄好汉’……威图家蔷薇商会的好些武装水手,都是犯了事后从比丘行省逃出来的‘好汉子’。
所以,乔对比丘行省有着很深的了解。
马塔十三世将玛格流放去比丘行省,可见这个玛格,的确不是个东西。
“殿下!”一名脑袋溜光,下巴上留了一撇山羊胡,脑门上热汗腾腾的警务部专家大步朝着这边跑了过来。在他身后,十几名孔武有力的武装警察,正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我们有了发现,这件事情,和‘夜王’有关。”那名警务部专家跑到了萨利安的坐骑前,小心翼翼的举起了手上的一个硬壳文件夹,将其递给了萨利安。
“夜王?”萨利安猛地瞪大了眼睛。
乔敏锐的注意到,附近的警察,几乎是同时抬起头来,一个个带着几分狰狞之气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那感觉,就好像他们同时听到了自己杀父仇人的名字一样,每个人的眸子里,都带着掩饰不住的凶煞和怨毒之气。
萨利安轻轻打开了手中的文件夹。
文件夹内,两枚固定好的小夹子中,紧紧固定了一张半尺长、三寸宽的黑色卡片。
黑色卡片使用的材料,很是奇特。
是一种很光滑,弹性极佳、硬度也很不错的特制纸张。
黑色的卡片上,用银粉绘出了一轮残月高悬,弯弯的残月下方,是一张若隐若现的蜘蛛网,淡银色的蜘蛛网正中,是一名通体漆黑,头戴圆礼帽,手持小手杖,身形瘦削的男子背影。
在这男子的脚下,淡银色的人形阴影中,有一个非常流畅的花体字单词,在德伦帝国的本国文字中,这个单词的意思是——国王。
“行走在黑暗中的,暗夜的君主?”萨利安的嘴角勾了勾,他举起右手,用力打了个响指:“丹尼尔将军,你们警察局,这些年,就没有抓住他的一点点小尾巴么?”
正在监督警察们工作的丹尼尔警将大步走了过来,他阴沉着脸,向萨利安行了一礼,然后踮起脚尖,凑到萨利安手边,认真看了看文件夹中的那张黑色卡片。
“抱歉,殿下,最近十年,夜王越发猖獗,但是,我们没有抓住他们哪怕一个人……我们抓捕了很多边缘的小喽啰,但是没有一个是他们的正式成员。”
丹尼尔的脸色,很难看。
“殿下,您看看,和这张代表了夜王的卡片一起出现的,还有这份勒索信。”
光头的警务部专家,又将另外一个文件夹递了上来。
萨利安接过文件夹,然后缓缓打开。
同样是两个固定在文件夹上的小夹子,上面夹了一张满是花俏字迹的白纸。一如这位专家所言,这是一封勒索信。
勒索信的措辞非常直白,大意就是——‘玛格被我们夜王绑架了,想要他活,就在三天内支付十亿金马克,否则……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绑架玛格,勒索帝国?”萨利安咬着牙,‘咯咯咯’的冷笑起来。
“也有可能,贼喊捉贼哦……万一,玛格就是这所谓的夜王呢?”乔打着呵欠,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的他,随口说了一句纯粹捣乱的话。
萨利安、福克斯、丹尼尔,还有那位光头专家,一个个同时瞪大眼睛,狠狠的看向了乔。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