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给我冲,兄弟们给我冲啊!”
“不许退,你们不许退!”
“船上没有几个人的,我们坚持一下就是胜利了!”
任凭安巴尼喊破了喉咙,在熊熊烈火之中的“天竺壮士”,纷纷打起了退堂鼓。
这也就是条件有限,要不然顾俊峰直接在码头上倾倒上几桶楚王府卫队使用的特制火油的话,这些天竺人哪怕是想要从火焰之中撤退也不可能。
因为那些特制的火油,除非燃烧完毕,否者你就是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甚至跳到水里,人家也不会熄灭。
当然,对付这些天竺人,一个建议的火焰阵已经足够了!
“所有船只靠岸!随时准备追击!”
顾俊峰跟着形势,及时让另外两艘船只往岸边靠拢。
原本他为了谨慎起见,把另外两艘防守力量相对薄弱的船只停靠在离码头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现在看来,自己高估了天竺这帮人的战斗力啊。
要是换成自己来指挥,拼着一些损失直接冲上甲板展开白刃战的话,他们赢的概率是非常高的。
“顾镖头,只要把他们打退了,应该就差不多了,我估计安塞洛应该没有胆量继续对我们下手了。”
火光之中,甘迪看到码头上东倒西歪的倒着不少的天竺人,有些还不断的惨叫,有些人身上已经起了燃燃大火。
这幅惨烈的场面,甘迪一个商人哪里见过?
“甘迪掌柜,对朋友,我们顺风镖局那是有着春风般的温暖,但是对于敌人,我们会有严寒般的冷酷!这些天竺人既然敢过来偷袭我们,准备把我们全部烧死在船上,就应该承受行动失败的代价。
你想一想,如果此时此刻倒在码头上的是我们,那帮天竺人会那么仁慈的放我们一马吧?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回长安吗?到时候你的娘子嫁给了其他男人,人家睡你的娘子,用你的银子,打你的儿子,回过头来还要骂你一声傻子!”
顾俊峰这话一出口,甘迪立马脸色一黑,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他在作坊城刚刚购置了一套大房子,还买了几个漂亮的新罗婢,想象一下万一自己真的死在了天竺,这些东西岂不是真的都便宜别的男人了?
睡你的娘子,用你的银子,打你的儿子……
算了,这些天竺人,死了就死了吧。
总好过死的是自己。
反正这些人死在码头上,哪怕是死的人再多,坎奇普兰城的官员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因为自己才是受害者啊!
再说了,安塞洛招呼了这么多的人来攻打自己,甘迪就不相信这些人当中,就没有一些坎奇普兰城中官府追讨的犯人。
“镖头,天竺人已经彻底放弃了反抗,我们要不要追击?”
“大家组成三个进攻小组,跟我上!其他人在码头上准备随时接受俘虏,这些俘虏要是运到蒲罗中,也是一笔钱财呢!”
本着废物利用的原则,顾俊峰觉得可以把这些俘虏运输到蒲罗中给卖了。
反正那里的人市,每天都有无数的奴仆被卖来卖去。
“喏!”
顺风镖局的镖师们一声应诺之后,纷纷手持大刀,跃上了码头。
这个时候,除了身上携带的手弩,弓箭什么的都没有大刀好用。
而手弩是危急时刻用来保命的,顾俊峰自然不会轻易的拿出来使用。
“主人,不是我们不努力,实在是这些唐人太过狡猾了,居然在码头上倾倒了这么多的松脂和火油,实在是太可恶了!”
安巴尼叫喊了一阵,觉得自己已经对得起自家主人了,立马也把手中的大刀一扔,转身拼命的往回跑。
这个时候,安巴尼真是后悔爹娘没有给自己多生两条腿啊。
安巴尼这一跑,其他还在坚持的少数天竺人,立马也不淡定了。
出钱的人都已经走了,自己留在这里干什么?
等死吗?
自己死了,安巴尼岂不是连自己的那一份钱都可以少出了?
这么一想,所有的天竺人都开始溃退了。
兵败如山倒,用来形容这帮天竺人是再适合不过了。
顾俊峰只不过是带着十五人的镖师举着大刀追击,结果却是几乎没有碰到任何的反抗。
绝大部分的敌人,都是背部中刀,倒在了地上。
“我投降,别杀我!”
“我投降,别杀我!”
吓破胆的一些人听了下来,大声喊道。
不过,顾俊峰看到这一场面,反倒是吓了一跳,难道这些天竺人觉得反正逃不掉,要放死一搏了吗?
语言不通的情况下,顾俊峰为了防止局面出现反转,果断的掏出了手弩。
“嗖嗖嗖!”
伴随着几声弩箭射击的声音,几名停下来的天竺人眼睛睁的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前的弩箭,不甘心的倒了下去。
好在也有几名天竺人实在是被吓破了胆,直接跪倒在地上,不断的磕头,嘴里不断的叽里呱啦的说着话。
有些姿势是国际通用的,对于这种不断磕头的天竺俘虏,顾俊峰直接无视了。
继续挥舞着大刀追赶着逃跑的天竺人。
“投降不杀!”
关键时刻,瓦哈拉尔的声音在码头上响起。
这声音对于逃跑中的天竺人来说,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很快的,剩余的天竺人也纷纷跪倒在地上,除了少数几个溜得够早的,几乎全部都死的死,降的降!
“镖头,除了两个兄弟不小心摔倒磕伤了脸,没有一个人受伤,更没有人牺牲。而经过初步的统计,来袭击我们的天竺人约有三百五十人,其中直接有七十多人被斩杀或者射杀,八十多人受伤,还有约一百八十名俘虏。那些受伤的,估计不及时救治的话,至少得死一半,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很快的,众人就纷纷把码头上的情况给搞清楚了。
船上的船员也都纷纷下来帮忙看住俘虏。
已经吓破了胆子的天竺俘虏,居然乖乖的一个接一个的绑住了自己的身边的伙伴,然后在瓦哈拉尔的指挥下,一动也不敢乱动的蹲在地上。
“受伤的人让他们自己离开,没有办法离开的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如果他们能够熬到明天,我们就把它送到坎奇普兰城的官员手中,让他们头疼去!”
顾俊峰可没有那么好心去救治这些天竺人,能够忍住不给他们补一刀,就算是很仁慈了。
他绝对相信,如果今天输的是自己这一方的话,下场肯定会非常的惨。
“顾镖头,打退了这一次的攻击,我们是不是就安全了?”
此时此刻的甘迪,比最开始的时候情绪要稳定了许多。
刚刚他看到火堆里被烧的惨不忍睹的尸首的时候,忍不住把中午吃的东西都给吐了出来。
“只要我们继续留在船上,安全就没有任何问题,如果在城内的话,很难说那个安塞洛会不会再次的放手一搏。毕竟,一旦我们的白糖在坎奇普兰城站稳了脚跟,今后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白糖运输到天竺,那个安塞洛的制糖作坊,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甚至整个天竺的制糖作坊,都只有倒闭的份。
伴随而来的,还有大量的种植甘蔗的天竺农夫也会跟着倒霉,这个情况,肯定是许多人都不希望看到的。所以觉得谨慎起见,剩下的时间我们白天可以考虑进城转一转,但是晚上还是要留在船上才安全。”
顾俊峰能够成为一名小镖头,自然也是有几分眼光的,要不然席君买也不会安排他来跟着甘迪来天竺。
“好!那就听顾镖头你的安排,除非去城里采办必要的物资,要不然我们就待在船上了。米塔尔或者其他商家想要跟我们合作的话,就让他们来船上谈,正好可以让他们感受一下今天晚上我们面临的局面是有多么的危急。”
甘迪心中忍不住一阵后怕,自己还是低估了安塞洛的疯狂啊,居然搞出了几百人的队伍来袭击自己。
……
“砰砰砰!主人,主人,快醒醒,快醒醒啊!出大事了!砰砰砰!”
安塞洛府中,安巴尼灰头土脸的逃了回来之后,立马就来到了安塞洛房间门口。
要不是看门的护卫对安巴尼很熟悉,甚至都快要认不出他,不让他进大门了。
“慌什么慌?我刚刚睡下,好不容易才入睡一会,就被你吵醒了。”
安塞洛今晚也是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好不容易睡的迷迷糊糊,结果安巴尼就回来了。
“主人,还是您厉害啊,早早就看出来那甘迪身边的唐人不好对付!这些唐人实在是太狡猾了啊,居然早早的就在码头上做好了埋伏,我带着兄弟们跟他苦战了好久,奈何他们提前做了准备,使用卑鄙的招数对付我们,整个队伍都陷入了大火之中,我……我愧对主人的信任啊。”
安巴尼听到安塞洛的话之后,立马哭着跪在了门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今晚上发生的额事情给安塞洛描述了一遍。
就在逃回来的路上,安巴尼已经跟残余的十几人对好了口供,大家一致把责任推给唐人的狡猾上面,要不然大家都没有办法交差。
“什么意思?你带着三百多人,都还没有把甘迪的三艘破船给烧掉?他的船难道是铁打的吗?”
安塞洛连衣服都没有穿好就打开了房门,也不管床上伺寝的姑娘会不会春光外泄。
“我……我都已经冲到了码头边上,可是那些唐人不仅有埋伏,船上还有大量的弓箭手,一个照面就射中了我们十几个人。主人,这个甘迪太阴险了,这一次他到坎奇普兰,绝对不止携带了十几名护卫,我估计可能有上百人都不奇怪,要不然不可能短时间就有那么多的箭矢射中我们。”
自己失败了,肯定要拼命的抬高对手,要不然岂不是显得自己太无能?
这个套路,不管是在哪个年代,都是通用的。
“不可能!那个甘迪是来坎奇普兰贩卖糖霜的,怎么可能携带那么多的护卫?真要是有这么强大的护卫,他就不用从客栈退到船上去了。”
安塞洛显然不大相信安巴尼说的话。
主要是这个结局,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我也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是这真是甘迪的狡猾之处啊。依我看,这个甘迪在大唐待了那么多年,早就被唐人给带坏了,内心是坏的不能再坏了。主人,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一次我不需要三百多人,你只要给我两百人。那个甘迪胆敢再来坎奇普兰城内的话,我立马就带人把他碎尸万段。”
“安巴尼,你当这坎奇普兰城是我家的吗?这一次我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让你带人去烧毁甘迪的船只,可是你失败了。
到时候那个米塔尔还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把甘迪的船只全部烧毁吗》他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大模大样的把甘迪给杀了吗?到时候不用城内的守军出动,单单米塔尔能够调动的人马就可以把我们给灭了。”
今天跟随安巴尼出战的人员,大部分都是花钱雇佣的,但是也有几十号人是安塞洛家族的精锐护卫,可是越精锐,就越是舍不得逃跑,最终全部做了顾俊峰他们的刀下之鬼。
可以说,经过这一战之后,安塞洛家族绝对是元气大伤啊。
而他也知道,不用多久,米塔尔就会知道码头上发生的事情。
毕竟,那里可是米塔尔家族的地盘。
到时候,米塔尔发现自己不仅想要杀甘迪,还想烧毁装载了白糖的船只,肯定会有所动作的。
因为安塞洛的做法,就是在断米塔尔的财路啊。
不管是什么时候,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这个仇,米塔尔肯定是要报的。
如果安塞洛今晚成功了,那么在既成事实之下,两家可能还可以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
可现在这个局面……
安塞洛知道自己其实已经没有再次出手的机会了!
不管是甘迪还是米塔尔,都不会再给自己这个机会了。
“主人,那怎么办?一旦白糖大规模的输入,就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到时候……”
“那个甘迪,今晚没有看到你吧?”
安塞洛思索了片刻,心中有了决断。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没有,肯定没有!我都是让其他人冲在最前面的,天这么黑,他不可能看到我的。”
这个时候,安巴尼也不提自己作战有多么勇敢,是怎么冲锋在前了。
“那就好!给我备一份厚礼,我明天早上要求拜访那个甘迪!”
“啊?”
安巴尼傻了眼,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自己主人跟甘迪都已经打成了这个样子了,还敢去拜访甘迪?
这岂不是去送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