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卡梅尔大学的大一历史老师遇害是在下午发生的,时间点正处于曼蒂和国际赛亚军下棋的时候,地点是北教学楼后面接近人工湖的一片树林。
卡梅尔大学的绿化植被十分丰富,种植满了冷杉树、梧桐和枫树,事发的地点正是冷杉树扎堆成群的那块区域。
现在的卡梅尔小镇还很冷,这个季节的冷杉树还并未披上绿衣,光秃秃地透着明亮的天光。树林中满地下都是掉落的干枯树枝,踩在上面会发出十分解压的嘎吱声,不少爱闹事的学生也经常在树林里捡树枝试图进行篝火,在几次差些引发火灾后校方就禁止学生进入树林内逗留了。
当天下午的2:20,卡梅尔大学的上课铃声敲响了,当天下午2:20有历史课的大二的学生们却并没有等到他们的老师。
在2:30的时候,大二的系代表学生询问了有关教职工,才得知了历史老师在20分钟之前声称有事从教师办公室主动离开的消息。
2:40,根据询问之后,有半小时前在冷杉树林逗留的目击者声称,曾看见了穿着黑色风衣的历史老师在那短时间进入了冷杉树林,从而开始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熟悉那片树林的人都知道,冷杉树林里是因为树枝常年掉落的原因,地上是存在着不少被落叶和枯枝掩盖的隐蔽的天然坑洞和水渠存的,以前也有过学生在树林里划伤了腿的意外发生过,不少人担心消失的历史老师也遇难了,从而使得几位教职工主动请缨去树林找人。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2:50,三位教职工在冷杉树林里找到了历史老师。
2:55,冷杉树林周边学生的围观下,腹部被树枝捅穿,浑身风衣染血的历史老师被三个教职工抬了出来,双眼紧闭嘴唇惨白生死不知。
3:10,救护车赶到,送走了历史老师。
“有人说这是一起谋杀案,并非意外,在送走历史老师前在他身上发现了搏斗的痕迹。”
冷杉树林前,曼蒂的身后忽然响起了男孩说话的声音,轻微惊得她抖了一下向前迈出了半步,转头过发现一个黑发的男生不知何时走到了她的身边。
“听说从创口来看,树枝是从正面捅进去的,直穿左侧腹部,但遇害者的双手上没有摩擦的痕迹,这代表着他在受伤前没有摔倒过,唯一的解释是他在跟人起争端的时候,被正面用尖锐的树枝捅进了腹部,施暴者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慌了神,没有进一步补刀而是立刻逃跑了,如果是决意要杀人,在那种情况下补刀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黑发男孩看着傍晚逐渐开始幽深的冷杉树林说道。
“你是…啊…你是今早的那个…”曼蒂借着晦暗的天光眯眼看着身边的黑发男孩,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楚子航?我记得你好像叫这个名字。”
“中文不错,自学的吗?还是以前经过系统性的训练?”名叫楚子航的转校生男孩扭头看向曼蒂问,“如果可以的话能介绍给我你的外语培训班么?我想补习一下英语。”
“我们的话题是不是跳转得有些大?”曼蒂眨了眨眼睛,他们上一刻还在疑似凶案现场的附近还原现场发生的事件,下一刻的话题就变成外语培训了。
“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同时讨论两件事。”楚子航说,“现在警方已经立案了,初步认为这是一起蓄意伤人案,如果医院里受害者没有撑过来,那事件就会升级成过失杀人案,犯人势必将面临牢狱之灾。”
“你说詹姆斯老师身上有搏斗过的痕迹?你是怎么知道的?”曼蒂随口问道,她现在只把这个男孩当做又一个来搭讪的了,只不过搭讪的方式十分别有新意,别人都是借着庆祝她国际象棋获胜的理由接近,但这位却一来就跟她还原可怕的案件。
“我亲眼看到了,当时我正巧就在案发现场。”楚子航说,“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校方封锁了事件的详情,所以今天下午学校里的焦点依旧在你身上,而不是聚焦于这个案件。”
“那个叫恺撒的也在案发现场?这件事是他告诉我的,你们两个是朋友?”曼蒂扬眉说道。
“不算,只是认识。”楚子航说,“比起这个,你不好奇下手的人是谁吗?”
“好奇。”曼蒂点头,“但如果我问你你知道凶手是谁吗?你是不是就会以此作为要挟让我跟你约会?”
“不会,你想多了。”楚子航看了曼蒂一眼就别开了视线,“我不喜欢你。”
“……”曼蒂微微扬眉了起来,如果她记得不错的话,这是她第一次直接被男生说‘不喜欢’三个字,而且对方的表情看来似乎还真没在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戏码。
“不要误会了,我说的不喜欢是男欢女爱上的喜欢。”楚子航发现曼蒂的表情很微妙后解释道。
好一个男欢女爱…
曼蒂很想挠头发,这几个转校生里面真的有正常人吗?第一个是自视甚高的渣男,第二个就是不解风情的杀人案爱好者了?而且为什么两个都找自己搭话?
“你是少有的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内幕后还选择到现场来驻足停留的人之一。”楚子航看向曼蒂说,“所以我很好奇你跟受害者的关系很好吗?”
“不…他是我的老师,仅此而已,只是忽然知道他进医院了而且情况好像很严重有些心情复杂。”曼蒂摇头说,“他是个很好的老师,平时很严肃但却格外负责…谁会下得去手伤害他?”
“听说他在离开办公室之前收到了一封信。”楚子航说,“收到信之后他才选择只身前往杉树林,然后遇害的。”
“信?”曼蒂蹙了蹙眉。
“不知道内容,但办公室里不少老师都有过印象,受害者是收到了一封信后才起身离开办公室的,不少老师都以为他只是准备去正常行课了,但再听到他的消息时他已经遇害了。”
“恐吓信?还是拿捏到了詹姆斯老师的私人信息用以要挟?但最主要的是…信呢?里面的内容可能是破案的关键啊。”曼蒂忍不住说。
“没人找到了那封信。”楚子航扭头看着曼蒂,“大部分人认为那封信已经被凶手回收了。”
“这些都是你道听途说的吧?”曼蒂忍不住说。
“是的。”楚子航诚实地点头,“我是从兄弟会那群人口中听说的,他们的消息来源似乎很广,大概也是学校里最清楚这件事的人了。我对这件事很有兴趣,所以在着手调查…你是受害者最喜欢的学生,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更了解他的一些事情。”
“没什么可说的。”曼蒂摇头,“说实话…在听到他遇害之后我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我一直都认为詹姆斯老师的格斗技巧算得上是顶尖的了,徒手格斗上学校里没谁能制服他,但他居然倒在一个树林里…”
“受害者会格斗技巧么?”楚子航轻轻按了按太阳穴,眯着眼睛似乎在调动脑力有些头疼的样子,“他从哪里学来的?你知道吗?”
“…嘿,听着,想了解这方面的情报去找警察吧,或许警察现在都已经找到嫌疑人了,这件事应该只是一个意外,没那么弯弯绕绕的阴谋和蓄意。”曼蒂看着楚子航这副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
“我有预感,这种事情是不会结束的。”楚子航放下手看向曼蒂的背影说。
“不错的预感,福尔摩斯。”曼蒂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有时间玩侦探游戏撩妹不如去兄弟会的party上试试水?很多女孩都去了,你的那个转校生朋友应该也去了,你也应该去。”
她有些厌倦这些莫名其妙的对话了,她只是放学路上路过这片冷杉树才驻足了一会儿,从来都没有兴趣去调查案件真相什么的。
“曼蒂·冈萨雷斯!”在曼蒂的背后,楚子航忽然叫出了曼蒂的全名。
“还有什么事情吗?”曼蒂站住了脚步脸上有些不耐烦了。
“如果这种事情你都没有兴趣的话,那你上这所学院的意义在哪里?”楚子航语气平淡地问,“夺得国际象棋世界赛的冠军吗?还是拿全勤奖学金?”
这又是什么狗屁问题?
曼蒂已经完全摸不清这个转校生的脑回路了,交浅言深这个忌讳对方难道不懂吗?怎么才一搭上话就直接问自己的人生理想了…而且对方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对这种意外案件有兴趣?
她头都没有回,只是摆了摆手说:“不关我的事,你要继续玩你的侦探游戏就继续玩吧,我没兴趣,pass。”
“你还记得…”楚子航立刻开口还想说什么,但在张嘴的瞬间,他的神情就恍惚了一下。
但在下一刻转瞬即逝之间他的脸上陡然出现了一丝紧绷,走神的双眸瞬间就清醒了起来,按住了太阳穴如临大敌般扭头看了看周围,却只看到了死寂的冷杉树林和远处路过的几对学生情侣。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討論-第三百七十九章:案件推薦
他无声地皱起了眉头,再看向前方时,曼蒂已经走远了,卡梅尔大学的路灯也亮了起来,一盏盏阴沟里的月亮依次延续到道路的尽头汇聚成一点,也照不亮那独自远行的人影。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