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李轩的技巧与手法依旧生涩,甚至在几次吹奏的时候跑了调。
可那悠扬飘荡,绵延回响,又含着几分伤感的笛音,却还是令旁边的薛云柔,陷入到了失神状态。
即便自称不通音律的真如大师,正为死活棋题与对联苦恼的王静与龙睿,也都在静静倾听着。
台下的玄尘道人此时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他竟也沉醉到了笛声里面,双眼中都垂下了泪水。
乐芊芊也在掉眼泪,此时她眸中泛红,两行清泪就如断线珍珠。她虽极力强忍,却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远处的江含韵,则是失神的看着李轩,只觉胸中的情绪像似翻倒的五味瓶,酸涩异常。
“我记得他好像练过两三个月笛子,却不知他在音律一道的天赋有这么好。”
听天獒用自己的狗爪挠了挠下巴:“真可惜,他要是肯在这音乐,棋,诗词三样中任何一样下一些功夫,那定是绝代风流。这么一想,校尉你当初的眼光,还是很厉害的。”
江含韵听它说到这里,脑海里面下意识的就闪过了张岳与彭富来的身影,然后她脚下的地面‘轰’的一声,赫然沉落数尺。
接下来这位,又再次用森冷的目光扫望听天獒:“你有完没完?”
等到台上李轩一曲奏完,八只音精灵再次飞舞而起,她们缠绕着李轩,洒下点点灵光。竟将李轩那本就挺拔的身姿,英俊的面庞,衬托得丰神如玉,飘飘如仙。
“这又是什么曲?我也从没听过。”薛云柔只觉是余音绕耳,回味无穷:“里面似还夹杂着故事?”
“名叫牵丝戏。”李轩点了点头:“里面确有故事,我偶然间曾听到一个故事,说得是一位墨家的傀儡师与牵扯一生的傀儡之间的相伴、牵恋与别离。说来这首曲子,还配有歌词。”
其实唱起来更好听,可那唯美的戏腔唱法,李轩是怎么都学不来。
不过在这个世界,倒是有些希望,毕竟武者的身体素质与凡人已截然不同。
“原来如此,改天你得把这歌词还有故事说给我听。”薛云柔又意犹未尽的问道:“除了这之外,还有吗?要不你将这首曲子,再吹给我听听?”
“这样的曲子还有不少。”
李轩注意到薛云柔眼里的期切之情,然后就苦恼的挠了挠头:“可你得让我练一练,以后私下里吹给你们听。”
之所以说是‘你们’,是因这个时候,那血眼少女已经从正气歌卷轴里面跑出来了,在摇晃着他的衣袖衣摆,眼现着央求之意。
幸亏是今天风大,在别人眼中看来,只当是风在吹拂着他的衣物,依旧无人能察觉红衣女鬼的存在。
直到他做出了承诺,血眼少女这才消停了下来。
薛云柔没察觉到李轩的用词不对,她也很满意,只觉心里已经甜化了,一股雀跃惊喜的情绪,在胸中萦绕。
“那好,李大哥你的笛艺的确得练一练。这事我可记住了,会督促你的。”
“施主这两首曲虽然生涩,却如朱雀轻鸣,和着云丝曼妙轻舞。娓娓入耳,仿佛能看到一副灵动画卷,真让贫僧叹为观止。”
那真如大师一边感慨,一边将身前的八音盒与鸟笼,一起推到了李轩的身前:“恭喜施主,已经打通我们这三关天梯。按照承诺,这八音盒与火云凰,从此都归施主所有。”
火熱都市小說 妖女哪裡逃笔趣-第二一五章 疑在何處看書
“多谢和尚了。”李轩点了点头,然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说来真巧,李某日前随母亲读佛经,心里有一疑问,一直想要请高人解答。久闻和尚你号称是药王菩萨的在世化身,佛法高深,想必能为我解答此疑。”
真如苦笑,心想这位的性情,可真是不饶人呐!
不过他还是面色一肃,正襟危坐:“施主尽管将你的疑难道来便是!”
李轩见状唇角微勾:“你们佛家的《长阿含经》、《大般涅盘经》、《大般泥洹经》、《华严经》都说人居住的大地,是浮在水上的,水又住在风轮上,风轮下面则是空的,有时下面突然刮起大风,风轮就乱转,水就乱动荡,就此引起地震。也就是说,整个世界的结构大致是四个层次叠起的,可有此事?”
他见真如大师点头认可,就又再问:“那么这大地既是在风轮之上,那究竟是平的,还是圆的?”
“众所周知,这地自然是平的。”真如不假思索的答着:“请问施主疑在何处?”
“我的疑问就在这里。”李轩冷笑道:“在平地上,和尚你看对面的人从远处走过来,是先看到他的整个人呢?还是先看到他的头顶?你飞在天空中,看天边的山,是先看到山顶呢?还是看到整个山体?你在江面上,望见视野尽头的帆船,是先看到帆顶呢,还是看到船身?”
真如不由一怔,然后就眉头紧皱,陷入到了沉思。
旁边的薛云柔,则沉吟着道:“我御空飞于天空,看大地的确是呈弧形。李大哥,你是说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其实是圆的?”
“那问题又来了。”李轩‘嘿’了一声:“既然这世界是圆的,我们人站在这上面,又为何没往下掉?”
他看着脸色异常凝重的真如:“我猜和尚你,该不会用婆娑世界内‘一切皆空’来答我吧?”
见真如哑然无言,李轩就蓦地从蒲团上站起,同时抬手一摄,把那八音盒与鸟笼都一起收入到袖内。
而此时那王静已是一声轻叹,他袍袖一卷,将身旁的丹瓶,直接送到了李轩的面前。
“都尉大人的这一死活题极近奥妙,王某别说是一夜,估计三五天时间都未必能够解得出来。所以这指玄丹,都尉大人还是先带走吧。”
龙睿也无奈的抓了抓头,他直接拿着那鸟笼,送到了李轩的面前:“你这上联,我得仔细想想,甚至是寻我那些同窗参详一二,总之今夜是没办法了。游西湖,提锡壶,锡壶掉西湖,惜乎锡壶,你这联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这怕不是千古绝对?
可怜我龙睿的联圣之名,今日都毁于你手。不过这也是活该,今日之事错在我们三人,是过分了。改日我二人定要请都尉大人喝一杯,给你赔罪。”
李轩心想这还真是绝对,在他那个世界几百年来,这可比所谓的绝对‘烟锁池塘柳’要坚挺得多。
自诞生后几百年,一直没人能对出可以让大多数人真正信服满意的下联。
“岂敢?其实是我气量不足,得理不饶人了。至于这联,不过愚者一得,也当不得龙兄绝对之赞。”
李轩倒也喜欢此人的直爽,抱拳回礼:“在下也甚喜二位的人品,以后有闲暇一起喝酒。”
他将这‘神血青鸾’的鸟笼收起之后,就再不愿在这台上多停留片刻了。当李轩跳下台阶,就见那同样跃至台下的宋子安一声冷哼,直接掉头走入到了人群当中。
乐芊芊却留了下来,她面无表情的将那折扇还有那叠票据,都给李轩递了过来:“这折扇与银票给你。”
在李轩接手之后,乐芊芊又眼神恬淡,语无波动的朝着薛云柔一礼:“薛姐姐你们玩,我那表哥初来南京,人生地不熟,我得把他送去客栈。”
李轩看着乐芊芊远去的背影,不禁面现凝然之意。
今夜的这一幕,似乎将他的御用百度给伤到了——
薛云柔则似是全无所觉的拉着李轩,往东面的方向走:“李大哥我们快去玄武湖,时间快到了!再晚就来不及了。”
李轩无奈,只能收回视线,跟随着薛云柔一起往他们存放坐骑的那间车马行疾行。
而就在两人离去之后,一位穿着素白袍服的少年,还有一位四旬左右的中年人,从擂台东侧的一座楼宇中走出。
那少年看着李轩远去的背影,眼中现着惊奇与钦佩之色:“若非是孤今日临时起意,想要跟过来看看热闹,竟不知这位李游徼胸藏锦绣,有着如此大才!”
旁边的权顶天,则心想这位若非是胸藏锦绣,腹隐珠玑,又如何能得问心铃的认可,成为新一代的理学护法?
不过这位今日展现的,更多的却是天赋,而非才学。
无论是那一手丑字,还是生涩的笛艺,都可见这位理学护法,其实都未在琴棋书画上做过深研。
可正因如此,权顶天看着李轩背影的目光,更加的炽热。
“学生拜见殿下,拜见老师。”
此时的龙睿与王静二人,已经迎了过来:“学生二人这次出乖露丑,让殿下与老师见笑了。”
“你二人今日当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权顶天面色凝然的看向了王静:“王静,你这几天准备一二,然后去闯一闯问心楼。那问心铃已经被现任护法修复,以你的心境修养,通过应该不成问题。你去给我到那铃内乾坤看一看,我们的护法大人在铃中的留字,他的‘道’,到底是什么内容!”
王静心神一肃,当即抱拳一揖:“弟子谨遵师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